【瑞紫投资•封面人物】张云峰立雄心:将科创板建成中国的纳斯达克!
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行业新闻>>【瑞紫投资•封面人物】张云峰立雄心:将科创板建成中国的纳斯达克!

【瑞紫投资•封面人物】张云峰立雄心:将科创板建成中国的纳斯达克!

分类:公司新闻,客户中心,瑞紫公告,行业新闻 标签: 2016/01/12 14:55 发布人:Taihua Zhang
近日,科创板开盘,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掌舵人张云峰表示,中国版的纳斯达克,则是他对科创板的定位。……

 

 

正文

 

 

卓别林说,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,如果能够打破常规,完全自由进行创作,其成绩往往会是惊人的。

无框眼镜,立领外套,说话字正腔圆,中气十足,在松涛路560号三楼平台和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掌舵人张云峰相对而坐。开场白并非金融圈的林林总总,而是他喜欢京剧。

“学京剧,要一个字、一个字去抠,需要精益求精,在工作中,它一直影响着我。”张云峰说,想搞懂证券行业并不难,但光懂是远远不够的,要精雕细刻,才能在这一行业中有所作为。

2013年度“沪上十大金融创新人物”、“改革之星——中国改革优秀人物”、2014年度“沪上金融行业领袖”、“2014年度中国优秀创新企业家”、“2014中国经济人物”、“2014年上海领军人才”……在证券行业,张云峰像个艺术家,不断打破常规,突破创新,得到业界认可。近日,科创板开盘,这是他接下来要精雕细刻的“作品”之一。而中国版的纳斯达克,则是他对科创板的定位。

敢颠覆历史,一定要有实践

角色,展现一个人的厚度。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党委书记、总经理,航空工业部第626研究所工程师,南京师范大学计算机公共课教学研究部主任,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代办股份转让总部总经理,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、继续教育学院兼职教授……聊过往,张云峰的每一步,从骨子里透着一种自我突破和创新的精神。

“敢颠覆历史,一定要有实践。”1994年起,张云峰涉足证券行业,2001年从事三板市场业务,是我国第一批三板市场业务从业工作者之一。

在申银万国工作时,张云峰是唯一干过所有岗位的中层干部。他笑言,从电脑技术、登记托管,到投行业务、市场营销、证券分析一个没落下,甚至连柜台业务也做过一段时间。

做一行,精一行。最初做计算机技术时,行业内遇到“千年虫”问题,张云峰找到办法,解决行业难题,最终证监会给他颁发“证券期货业解决计算机2000年问题先进个人奖”。他也由此当上业务部经理。

到业务部前,部门年净利润300万元,而张云峰第一年便带领部门做到1000万元。“我是学电脑出身,那会儿,我利用电脑技术开发系统,编制一套软件抓‘黑马’,一抓一个准。每天开晨会推荐股票,我事先把抓到的黑马记一个小本子上。后来,这个小本子逐渐有了名气。我拿着这个本子找客户,把长三角很多大客户都找了来。”业务量和客户大增,营业厅装不下,后来只好换个更大的地方。

张云峰负责申银万国三板业务的那几年,无论是老三板还是新三板,完全掌握住市场局面。以新三板为例,当时93家证券公司参与,申银万国囊获所有新业务的第一单,囊获所有新三板设立的奖项。他负责相关业务的6年里,申银万国在新三板挂牌数量、融资数量、交易量全部排在第一位,同时为新三板贡献80%的融资量和交易量。

张云峰说,大量实践会让一个人思路开阔,勇于创新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任何一个交易市场对公司提出的上市条件都是同样的两句话。一是存续期多少年,二是主营业务是否突出。然而,这两条规则,在张云峰入主股交中心后被终结了。

“在申银万国时期有家公司,同时做两个业务,一个是做软件业务,一个是做新材料业务,这两个业务完全不关联。而按照主营业务突出这一条款比照,这家公司就上不了新三板。后来没办法,这家公司就挥泪斩马谡,软件业务不做了,整整减少了一半的营业收入和利润,才在新三板挂牌。”张云峰无奈地说,两个翅膀砍掉一个,怎么能飞得起来。

张云峰认定,当一个资本市场不能促进企业发展时,那么这个市场的制度就一定是有问题。所以,张云峰拍板,股交中心制度设立时,在股份转让制度里,将主营业务是否突出等阻碍企业发展的内容删去。后来,其他市场也来学习股交中心的经验。

利用50亿元母基金撬动500亿元

张云峰2014年参加浦发银行举办的“寻找中国硅谷论坛”时萌生了想法:建立一个让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平台。

此后,张云峰与浦东新区经信委的同志沟通,在股交中心单独建立“四新版”,即后来的科创板。“提出这一概念后,关注的人越来越多,后来我们做了一套完整的方案。2015年4月,正式定名为科技创新板,这是一个市场的大概念。”

首批27家企业近日在科创板开盘,当天24笔交易。其实,当初来报名来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有七八十家。后来挑选了50多家,最终上市27家。“首批挂牌企业,我们是好中选优。标准或者说门槛是科技含量。”

张云峰说,企业是否有创新能力,未来一两年内能否快速发展,是选择首批挂牌企业时最看重的。所以,这27家企业中有近20%是亏损企业。“如果按照谁现有规模大,谁的盈利能力强,那就好选了。但我们更看重科技含量。”

现在,科创板开盘一段时间,想买的人多,但企业不卖,出现了惜售现象。“这也可以理解,这些企业的老股东是企业发起人,把企业当儿子来看,我们还在动员大家卖一点。”张云峰介绍,科创板正在建立遴选委员会,今后成熟一家,上市一家,过年前还会陆续有企业挂牌。

谁是纳斯达克,什么才是纳斯达克?那一定是产生像美国的微软公司、英特尔公司、苹果公司这样神奇的公司,拥有像高盛、摩根士丹利这样的卓越投行团队的平台。“纳斯达克就是找高精尖的企业。看未来,不看眼前。科创板就是要建成中国版的纳斯达克,这里将来会出现类似于微软形态的企业。”

“在首批上市的企业中有一家叫彩虹鱼海洋科技,专注于深海智能装备制造,他们研制的一万一千米级载人深潜器及配套设备达到世界领先水。这就是我们筛选的科创板企业。”

就短期而言,张云峰希望科创板引进更多的VC和PE,“不光是上海的、北京的,深圳的也要吸引进来。”

此外,科创板将充分利用互联网的辐射功能,服务更多地区。“如果可以成为第一批牌照持有机构,我们将推出众筹网站,为科创板小规模融资企业服务。”张云峰说,科创板还计划率先做引进外资业务。

目前,科创板正在筹建科技创新母基金,未来撬动更多基金进来。“母基金只投基金,不投项目。”张云峰说,利用50亿元母基金撬动500亿元的资金。科创板的中期目标是3年达到500家以上挂牌企业。

把股交中心当做自己事业来做

不敢想象,股交中心建立之初只有“4个半人”。张云峰说,那会儿,他还兼着申银万国的工作,另外还有一个是从相关政府部门来的兼职人员。起初,全职的几位同事没有工资,但依然夜以继日地工作。“他们真是把股交中心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。”

万事开头难。最初,股交中心喝的矿泉水和办公用品都是张云峰带来的。那一年,股交中心和申银万国两肩挑,张云峰几乎都是凌晨4时才从申银万国的大厦里下班,但上午9时又要准时来到股交中心。一天睡眠不足5小时。“据老同事们说,我离开申银万国时,最开心的是门卫师傅。因为,那一整年,每天都要凌晨把他们叫醒给我开门下班。”

以身作则,张云峰直到现在一直保持着极大的工作热情。采访3个多小时,本报记者离开股交中心时大约晚上6时,天已经黑了,街边亮起了路灯。张江地区从各个大楼里陆续走出下班的员工。此时,张云峰还没打算下班。“要是哪天我回家早,家里人会不习惯的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。

证券行业所有的业务,除了资产管理业务以外,股交中心全部都有。而人才在股交中心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干,把所有业务掌握得清清楚楚,哪有不成为顶级人才的道理?“这支队伍真是很难得。”在股交中心加班从来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,当然也包括张云峰。用张云峰的话说,你到哪里去找这样的队伍?你不给这些人机会是当领导的渎职,是我们国家的重大浪费。

“在游泳中学会游泳”,这是张云峰用人的标准,也是培养人的方法。

“来到我们这,马上就干活。”在张云峰领导的股交中心,新人来了,就要不停地问,不停地学,这样才能生存下来。“理论是要学习,股交中心也创造这方面的条件。但如何学游泳,光在岸上学理论行吗?你得把他扔到水里,去让他在水里扑腾才行,不呛几口水能学会游泳吗?”

领导者一定是业务骨干,张云峰在股交中心倡导这一用人原则。“光懂管理,不懂业务,不能让人信服。领导必须做表率。所以,股交中心的员工可以和领导公开叫板,这事你解决不了,我可以解决,就可以把领导拉下马。”张云峰评价,股交中心的每个人都很努力,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做业务,做事业。金融城周刊:由上海发行最大市民报纸——《新民晚报》每周六下午新鲜出炉